近幾年高價幼兒園頻現 部分普通家庭無奈選擇高價園
2019-04-19 16:51:56 來源:南方日報

打著“特長教育”“貴族教育”“國際教育”的旗幟,輔之以“從娃娃抓起”“不能輸在了起跑線上”等宣傳語,一個個“天價”幼兒園在廣東各地涌現。

“天價”到底是學費幾何?為什么這些幼兒園會頻現?市場的驅動力在哪里?即日起,南方日報、南方+新聞客戶端將聚焦高價幼兒園,關注幼兒教育背后的問題。

曾有幼兒園自稱“貴在空氣”

“太貴了,上個幼兒園比上個大學還貴。”近來,家住深圳羅湖的徐女士有些煩惱。孩子已經兩歲,即將到上幼兒園的年齡,可她咨詢探訪了家門口的國際幼兒園,最大的感受就是“貴”。“一個學期光學費就得7萬多,還不包括餐宿費用。”徐女士說。

作為一名工薪階層,徐女士覺得這樣的費用讓人無力承擔。但是若不選擇家門口的學校而是去公辦幼兒園,則需要每天通勤超過3公里。

在廣州二沙島晴波路的文立方內,一家名為“中黃國際未來教育館”的幼教機構去年掛牌開張。這所占地3000平方米的幼教機構,號稱以二沙島、珠江新城精英家庭為目標客戶,每年光幼教部分的收費都要16.8萬元。

“首先就貴在空氣!”該機構的負責人曾通過媒體聲稱,對于精英家庭來說,能讓孩子在公園化的環境里呼吸新鮮空氣,擁有健康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中黃國際未來教育館還不是廣州最貴的幼兒園。早在2015年,在廣州開張的“獅子公學無邊界森林幼兒園”,曾因其每年19.8萬元的學費,被稱為“天價幼兒園”,其總裁表示其私家早教課程一年學費約33萬元。

在基礎設施方面,無邊界幼兒園宣稱擁有占地100畝的私家森林農場、3000平方米的兒童科技手工創意工廠,還有兒童藝術發展中心。同時,幼兒園還將教授京劇、外語、武術等課程。

而在2017年底,獅子公學公司卻稱公司開辦以來連年巨額虧損、嚴重資不抵債,進入破產清算程序,位于二沙島的無邊界幼兒園也最終無法開園。

近幾年高價幼兒園頻現

無邊界森林幼兒園等高價幼兒園因其天價和所提倡的“貴族式”教育,之前在學前教育市場內還算少數,但近幾年,一批批高價幼兒園已如雨后春筍般不斷出現。廣州番禺嘉頓幼兒園,每年收費16.8萬元;廣州珠江新城一幼兒園,一年的學費14.8萬元……

不論是因為教學硬件還是因特殊課程,高價幼兒園成為市場上的一種特殊現象。在佛山順德,全區334所民辦幼兒園中,有7家幼兒園學費超過5萬元/年。全區學費最高的兩所幼兒園均位于北滘碧桂園,一家是碧桂園學校PYP,幼兒園大中小班學費為每年10.16萬元,另一家碧桂園囍居幼兒園,學費是每年8.12萬元。

作為順德老牌民辦學校,碧桂園幼兒園常年穩坐全區最高學費頭把交椅,大中小班收費為50800元/學期,小小班收費為41300元/學期。據了解,該校以IBPYP課程為載體,全面實施雙語教育,主要吸引未來計劃接受國際教育的學生。

而位于順德新城的德勝幼兒園今年學費漲幅近萬元,達到7.7萬元。對學費大幅上漲,廣東德勝教育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繼業表示,一方面是辦學成本不斷增加,另一方面則是“新生新辦法、舊生舊辦法”的政策導致。

“今年學費加價,只能加新生一年級。往年學費上漲部分可以平攤在全校學生身上,大家不會覺得漲幅太大,但今年只能加一年級,學校只能提高新生的收費。”陳繼業舉例說,“如果說以往是全校學生承擔8%的學費漲幅,那么現在是一年級新生要承擔30%的漲幅。”

部分普通家庭無奈選擇高價園

“天價”幼兒園貴在哪?記者觀察發現,多數“天價”幼兒園都宣傳擁有先進的硬件設施、師資力量和教育理念,也符合當下高收入家庭對于子女教育的高品質追求,價格昂貴屬于市場選擇。

然而對于很多普通家庭來說,選擇高價幼兒園更多的是無奈之舉。公立幼兒園無法滿足所有適齡兒童的入學需求。另外,部分普通家庭受到“輸贏全在起跑線”等說法的影響,送孩子去收費更高的幼兒園。“即使勒緊褲腰帶,也要讓孩子擁有更好的明天。”一位家長這樣對記者說。

家在佛山順德的劉小姐介紹,雖然小區附近有一家公辦幼兒園,但是需求太旺盛,能抽中學位的機會很小,而其他村居幼兒園條件又不如人意,因此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送孩子入讀小區的高端民辦幼兒園。

“不過想想,民辦幼兒園雖然貴,但比起公辦園要重視英語教育,我也不用擔心以后幼升小的時候孩子答不上話。”劉小姐說,假如不去讀民辦園,她也會花錢給孩子報英語培訓班,一年下來也得上萬,怎么都是要花錢。

家住廣州番禺某大型小區的周先生(化名)告訴記者,送孩子上幼兒園的費用已經成為家里最大的開支。“今年一年的費用是7萬多元,比去年又上漲了8%左右。如果不是小區業主,學費要10萬元左右。”

據周先生介紹,他兒子目前就讀于小區內一所雙語國際幼兒園。“學校有外教負責英語課程,我去旁聽過,教學質量很好。”周先生說,選擇這所幼兒園除了想讓孩子早點接觸國際化的教育理念外,他還很在意當初招生老師透露的一個信息:只要入學幼兒園,孩子就有資格“直升”與幼兒園同屬一個集團的雙語小學,未來數年的教育問題就有了保障。

周先生告訴記者,盡管這所幼兒園學費逐年上漲,但是小區內有適齡孩子的家長依舊趨之若鶩,甚至有其他小區的家長也愿意多花數萬元入學。“小區內暫時沒有公辦幼兒園,也不愿意犧牲孩子的教育質量。”周先生嘆息說,為了孩子的未來,家長們只能咬咬牙了。

“不能輸在起跑線上”抓住了不少家長的心理。隨著社會競爭的日趨激烈,這些家長們普遍希望孩子通過上高價幼兒園的方式早一點掌握更多的知識,比同齡人享有更優質的教育資源,從而在競爭中搶得先機。

有業內人士指出,加大對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的財政投入,增加公辦園的比例,或將根本上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

國務院辦公廳于今年1月22日印發的《關于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通知》中明確提出,小區配套幼兒園應由當地教育行政部門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不得辦成營利性幼兒園。

3月2日,2019年全省教育工作會議中指出,要及時補齊學前教育學位缺口,不能影響幼兒入園。計劃到2019年底,全省欠發達地區學前教育毛入園率要達到92%以上,公辦幼兒園在園幼兒數占比要達到38%以上,普惠性幼兒園學位占比要達到78%以上。新建公辦幼兒園100所以上,改擴建公辦幼兒園400所以上,扶持普惠性民辦幼兒園1000所以上。